刃牙

一千零一夜

一千零一夜
(一)

PART.1
这是一座垃圾之城。
在城市上空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宛若墓碑的楼房参差不齐,崭新的大型建筑却非常少,几乎全是半旧的居民楼和商业大楼。狭窄阴暗的小巷见缝插针地从其中穿过,在小巷里白天都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
在这个城市的多数地方抬头看看,都只能看到被切割得四分五裂甚至只剩一条细线的天空。天空因为工厂疏于管理而长年累月非/法排污已经浑浊不堪,沉重的铅灰色压得人胸中发闷。街上的小酒馆里传出酒鬼醉醺醺的歌声,穿着低丨胸丨装,浓妆艳抹的女人对着过往行人骚首弄姿。受惊的乌鸦发出刺耳悲凉的叫声,从黑压压的电线上冲向天空。
这里处于国家边缘。乌黑的浓烟被一根根巨大中指般的老烟囱喷上天空,污染严重的护城河环绕着这个宛若大型废弃机械的城市。
一列火车在布满暗红色锈迹的铁路上匆匆开过,停靠站台时发出一声凄惨的呻吟。
“真不懂您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,先生。”列车长叼着一根雪茄,从脏兮兮的口袋里掏出打火机。“这里没有剧院,没有漂亮姑娘,只有豺狼和狼崽子四处转悠……”
男人摇摇头没有回答,在列车长拿起行李递给他时说了声谢谢。他的脸被口罩遮挡,但上方的那双青绿色眼睛有着明亮沉静的光芒。
“那祝你好运,先生。话说这破地方站街娘们儿倒有不少,玩得开心点!”他话音未落,车厢里爆发出一阵粗俗的大笑。齐格飞跳下车,车门在他身后砰的关上了。他摘下口罩丢到站台上的垃圾桶里,打量着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看上去似乎松了口气,随后拿出一块怀表看了看时间。
从这个小城唯一的车站到城中心只有几百米,齐格飞在一间没有传出嘈杂乐声的酒吧前停下脚步,稍稍犹豫了一下后推门走了进去。
“欢迎光临~”一个绿发,打扮极为入时的男服务员从柜台后跑出来。“请问要喝点什么?”
“啊,抱歉……我不是来喝酒的。”
“嗯?那你是来干什么的?”绿发的服务员听到对方的话后不悦的皱起眉头,把他上下打量了一遍。“奇怪了,像你这样的大少爷为什么要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?”
“阿喀琉斯,不得对客人无礼!”另一个在吧台后擦杯子的棕发男人厉声说,随后对着他歉意的笑了笑。
“非常抱歉……阿喀琉斯太年轻不懂事,请先生谅解。”他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一些Gin,将其中一杯推到齐格飞面前。“这杯我请。”
“唔……谢谢您。”
“不必客气。”棕发男人露出温和的微笑。“我叫喀戎。先生是第一次来这里吧?”
“是的。”齐格飞点点头,心里对自己轻率的行为有些后悔。
“哦……”喀戎啜了一口杯中的酒,看了坐在对面的齐格飞一眼。“我想你一定不是来观光的。这里可不是什么旅游胜地。”
“我打算在这里长住。”齐格飞把目光从深色的酒液上移开转向窗外一片漆黑的夜空
“哈?你在开玩笑吗?”阿喀琉斯吃惊的大叫道,喀戎的表情也明显僵住了,但他很快冷静下来。
“那么你找好安身的地方了吗?”
“抱歉……应该是没有。”齐格飞说完后,阿喀琉斯和喀戎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到了他身上。
“容我警告你,先生,你这样是绝对不可以的!”男人严肃的说。“到了晚上就绝不能在外面逗留!否则……”他的面露难色,摇摇头不再说话。
“那些狼崽子会来把你……”阿喀琉斯抬起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靠在吧台上耸耸肩。“总之,你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“好了,阿喀琉斯。”喀戎喝道。“我给你安排间住房吧,这么晚,宾馆都不会再接收客人了。”
“谢谢……”
“不用了,好几个外乡人都因此而死……我只是不想让这种事再发生。”他指了指门外。“离这里不远的郊区有一间空房,向右直走就能到了。”
“非常感谢您的关照。”齐格飞站起身向喀戎伸出手,他微笑着握住。“都说了不用客气。”
“对了,先生,忘了说一句话。”
“路上小心你的周围和上方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