刃牙

Cold as ice[FA/齐迦]

#
Cold as ice
*齐格飞×迦尔纳
*迦尔纳娘化注意

—— I want you more and more,every second of my life.
“我想这种酒不适合你,齐格飞先生。” 
银发的男子听到那特别的清冽声音后放下手中的Absinthe站起身理了理本就干净得看不到一丝多余褶皱的黑西服,平静的向声音的主人致意:“夜安,迦尔纳小姐。”
“你还是这样满脑子没必要的繁文缛节。”女子晃了晃杯中的红酒,下巴和脖子显现出异常锋利的弧线。她倚靠在沙发的扶手上,目光落在面前男子的身上:“我看你拒绝了近二十位女士的邀请。”
“抱歉,我对自己的跳舞水平没有信心。与这些大家族的千金一起一定会闹笑话吧。”齐格飞将杯中的苦艾酒一饮而尽,玻璃杯搁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。“可是您应该也是偷偷的跑到这里的吧?”
迦尔纳不悦的蹩起秀气的眉。她几乎没有化妆,仅仅在眼睛边上描了淡红色的眼线,银蓝色的眸子在暧昧的灯光下依然闪烁着清澈明亮的光泽。她的左耳上戴了一枚太阳形状的硕大纯金制耳坠,使她白的透明的脸庞有了几分庄重冷漠的味道,海蓝色的短款晚礼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优美的曲线。但娇小柔嫩的亮粉色双唇表明了她只是个孩子。
虽然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但性格却一点没变呢……齐格飞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了几乎一个头的年轻女子,刚准备道歉就被对方严厉的止住了话头。
“不必了。”迦尔纳半眯起双眸。“我不需要这种口头上的道歉。你如果真感到抱歉,就满足我的一个要求吧?”
“当然,如果是我能做到的。”俊朗的银发男子欠了欠身。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女子勾起唇角,伸手挽住了对方的手臂。“与我共舞吧,齐格飞先生。”
“嗯?”齐格飞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面部表情变得有些僵硬。
笑话,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在武道馆的遭遇……
“谁先乱了脚步谁就算输。”光线在迦尔纳银蓝的眸中被切割得支离破碎,她的笑容充满了危险的意味,仿佛露出利齿的雪豹。“像以前一样一决胜负,如何?”
“……我想我没有拒绝的余地,My lady。”
此时音响里的音乐由小步舞曲换成了华尔兹,灯光下华服盛开,如艳丽的花朵对对旋转。
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她的距离如此近了,但之前仅仅是做为对手罢了。
可是这次心里却多了一份异常的悸动。
此时跳得最笨拙的已经退出舞池,腾出了地方,只剩下最优秀的几对依然在翩然起舞。两人跟着音乐疯狂的旋转着,耳畔能听到风的呼啸和对方渐渐加快的呼吸。
那双自己曾无数次凝视的双眼中的冷光在柔和的灯光下屈服了,比在高脚杯中的蓝色玛格丽特更加魅惑人心,却并不妖媚。洁白的肌肤染上淡淡的绯红。
齐格飞的步伐仍旧有条不紊,但思绪却少有的混乱不堪。
即使在以前做为对手时这种情感也时常浮上心头,现在越加强烈,似乎要从身体里喷薄而出。
舞曲终止了,而心跳没有一丝平复下来的迹象,下定决心的同时手臂将刚准备离开的对方紧紧锁在怀中。
“这次是我赢了,迦尔纳小姐。”男子青绿色的瞳孔变得像幽深的潭水,手指穿过迦尔纳额前的发使她抬起头。
“齐格飞……”
想要说出的话被柔软的触感阻挡,苦艾酒的香气隐约传来,渐渐麻痹了理智。
END
by 刃牙
@松茸e@灰号鸟_万年瓶颈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