刃牙


The Rose
*cp:法斯菲列莱特×辰砂
*辰砂女体注意
*法斯第一人称
——These shallow waters never met,what I needed.
——Where are you now?
“你醒了?”
一层柔滑的布料轻轻扫过我的脸,带着她身上淡淡的玫瑰清香。我在模糊的视野中看到了她,金色的光斑在她赤红的长发间跳跃,仿佛一顶金丝织成的皇冠。
“来找我吧。”清冽的声音在耳畔低语,又像水上的细小波纹般散去了。
……是梦吗?
我努力的扶着墙站起来,拖着绵软无力的四肢向前走去。大厅里空无一物,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霉味,和一股莫名的香气混在一起。阳光透过色泽艳丽的彩玻璃照在地面,甚至能看到飘在空气中的浮尘。在大厅中间,一个扶梯呈螺旋状向上延伸。扶梯上铺着破旧的红毯,上面散落着已经腐烂的玫瑰花瓣。
似乎很久没人来过这个古老的教堂了。
但我仍清晰的记得是在教堂四周的玫瑰花园第一次遇见她的。修女们都因为害怕玫瑰花的棘刺不愿靠近这里,她却在其中穿行自如,风掀开了黑色的兜帽,赤红的长发披散在肩上,像大理石般洁净剔透的脸庞沐浴着阳光,连玫瑰都在她令人惊艳的容貌下黯然失色。
“若是你喜欢,摘一朵去好了。”她察觉到我的注视后淡然的说。“这是主教大人的花园——我只是履行照顾它的职务。”
我踏上了扶梯,缓缓向上走去。这里不再会传来祷告声和唱诗班飘渺的歌声,神坛上早已没有神像。
——被世人遗忘之地。
“你比那些玫瑰都美丽。”我在辰砂给玫瑰花浇水时望着她说。
“主教大人如果听到你对一个修女说这种话,一定会生气的。”她直起腰,身体在厚重修女服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细弱,绕过我在旁边的泉眼里又舀了一瓢水。
“你应该明白,这种没意义的话少说为好。”
“为什么啊?”
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我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撑着头,静静的望着她。
“辰砂。”
“什么事?”
“你为什么要当修女呢?多没意思啊。”
她的动作顿了一下,随后抬头看向我,眸中充满了几乎要溢出的悲伤。
窗外传来不知名鸟儿的鸣叫,扶梯也在此时到了尽头。眼前出现了一排棕色的木制门。
我和她曾经在这里玩过捉迷藏的游戏,她总是用一条她经常系在脖子上的赤色丝巾蒙住我的眼睛,一脸严肃的警告不许偷看。
而我从来都没有赢过。
前面有一扇门敞开着,我停下脚步,感到心突然悸动了一下。
房间里放着一个单人床,大概是以前供修女使用的,但她们都离开了,只有她还留在这里。
温暖的微风拂过脸颊。我看到了那抹仿佛永远无法触及的赤色。
她静静的躺在床上,从衣袖中裸出的洁白双臂交叠着放在胸前。十年的时光带走了她脸上的那份稚嫩和倔强,此时的她仿佛是清晨带露,含苞欲放的玫瑰在阳光下盛放。
她纤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,睁开了眼睛。我在那吋晶莹的红宝石看到了自己。
“太慢了,法斯。”
“我终于抓住你了,辰砂。”
“不,应该是我的玫瑰。”
我虔诚的亲吻她,好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亲吻他所仰慕的神。
END
by 刃牙

评论

热度(12)